水果视频appios官网

不知不觉中,半个多月过去了。

石铁心每天都处在:醒来→抢单吃饭→集训→抢单吃饭→集训→抢单吃饭→集训→抢单吃饭→睡觉的循环中。

枯燥而艰苦,但又乐在其中。

霸王东极劲对精气的消耗实在太大了,简直就像大功率抽水机一样,嗷嗷叫着就把所有精气都抽走了。状元石每天五百点精气的支援根本不够用,别说探索崩丹境了,真要放开了转化,石铁心见都见不到假丹长啥样,原始精气一露面就会被席卷一空。

幸好,石铁心现在的收入也提高了,能够开两个资源点。

狂吃狂吃狂吃,每天早中晚夜狂吃四顿,每天对精气的摄取量都顶满一千点,这才勉强维持住对崩丹境的探索。

探索流程大概是这样的:

精气攒够了,让我康康,崩丹境到底是啥子情况……欸欸欸,怎么这就崩了?小霸霸,赶紧转化!嗖嗖嗖,转化完毕。哇呀呀呀,寡人浑身燥热难耐,撸铁去也!

隔了一天。

精气又攒够了,上回没品出个滋味来,这一次让我小心研究一下,我不信崩丹境就这么难……欸欸欸,怎么又崩了!小霸霸,上!嗖嗖嗖,转化完毕。寡人热血贲张,继续撸铁去也!

如此反复。

这个过程中,石铁心深刻的体会到,自己的钱确实花的很值。不论是从精气转化效率上、从精气到烟雾的转化比率上,还是转化之后的固化方法上,霸王东极劲都要比硬气功强的太多。

制服女生张芸嘉,可爱学生妹张芸嘉

从前需要献祭二十枚元丹才能练出一己之力,现在只需要十枚就够了。能效更高、能耗更少、效果更强、起效更快,每一天都能感到明显的进步,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。

探索崩丹境是一项不能急躁的活动,但现在只争朝夕,一来二去的,石某人对崩丹境的探索没有太大进展,但炼体的进度真的是快马加鞭,一日千里。

而训练营中,也渐渐有了两极分化的趋势。

有些人受不了辛苦的训练,自行退出了训练营。这些人多是温室花朵,就像贺冲那样是被家庭资源堆砌起来的假天才,实际上意志不坚,未来蓄锐问题很大,难有成就。

大眼老姐概不挽留。

还有一部分人训练很认真,也很刻苦,但是依然无法跟上节奏。大眼老姐每两天调整一次“广播体操”的强度,仿佛死亡的红线一样追着撵着所有人。一部分人的进步速度跟不上红线追击的速度,哪怕再想留下再想努力,也不得不黯然离场。

这些人还只是些年少的孩子,在拼尽全力的努力后依然失败,让很多人呜呜哭了起来。大眼老姐温和的激励他们,告诉他们即便没赶上这次机会还有下次机会。只要坚持下去,未来光明。

大眼老姐的激励让人信服,少年们不再哭泣,纷纷离去。

但石铁心知道,这些人就像是从前的他,拥有顽强拼搏的意志,但不代表这意志就能够改变一切。

好比他自己,如果没有达到龙精境界大底,再强的锐意有用吗?那一扇龙门,依然不会向他开启。

当然了,这些人至少都会在自己的天赋范围内做到最好,不会让自己后悔。

而说到天赋,又是另一个残酷的话题。

大多数人训练一天之后睡一整夜都不解乏,第二天腰疼腿疼屁股疼腹肌疼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但还有那么个别同学,练的再狠再疲惫,一顿午觉睡过去、甚至一顿晚饭吃过去,立刻生龙活虎精神百倍,一个鲤鱼打挺就能从床上跳下来。

这样的人就很过分,每一次都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新的训练中,心理负担更少收获提升更大,这让普通人怎么追?

“小伙子们怎么无精打采的?哦,我懂了。有道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来,你你你、你们几个过来。”大眼老姐喊出几个女生,拉着她们就去了更衣室,剩下男生们继续半死不活的负重跑圈。

但几分钟后,只听叽叽喳喳莺莺燕燕,几个女生回来了。

只见这些女生全都换上了啦啦队服,小背心、超短裙、大白腿、小蛮腰、手中两个花团,男生们眼都直了。

“加油加油、大家加油!”女生们跳起了啦啦操,男生们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一个个生龙活虎起来。

而在跳啦啦操的女生之中,小牛犊子是跳的最欢最来劲儿的那个,一脸傻乐。

没错,之前所说的个别同学中,小牛犊子就是其代表人物。要说皮实,小牛犊子的体质是真的皮实,不得不服。

在女生们的加油声中压榨出所有潜力的男生们,在终点线后躺了一大片,汗水哗啦啦的往外淌,打死他们都不起来了。

然后该女生跑圈了。

“小姑娘们怎么也都没精神了,是不是也需要刺激?高冲霄、司马亮、石铁心、顾少怀,出列!”老姐一招手,四人对视一眼心中暗道不妙,但只能老老实实走过去。

没错,这四个也是个别同学中的代表。

老姐上下一瞟,眼神危险:“嗯,还行,各有风格。”

跑着圈的姑娘们全都瞅了过来,眼睛都刷刷放光,全都期待着什么。

高冲霄阳光帅气,司马亮柔弱俊美,石铁心高大威武,顾少怀温和邻家,确实是各有风格。

老姐言简意赅:“脱。”

“呃……”高冲霄一脸不可置信:“什么?”

“让你脱你就脱,别那么多废话!”老姐闪现一般的出现在高冲霄面前,双手一抓高冲霄的衣领:“刚刚姑娘们都给你们加油了,你们就不知道投桃报李?只有两点而已,露一露怎么了?脱!”

老姐手臂用力,一个“扩胸运动”。

刺啦一声响,高冲霄傻愣愣的就变成了裸男。

老姐再来一个闪现。

司马亮一脸司马脸:“…………”

刺啦又一声响,司马亮发丝飘飞中,目送上衣化作飞絮,造型华丽完美。

老姐第三个闪现。

“别别,衣服挺贵的,我自己来。”石铁心宽衣解带,露出磐石一样的胸膛。

老姐第四个闪现。

顾少怀惊恐后退:“我……我没什么好看的……”

“别废话了,脱~~~吧!”

唰,光洁溜溜。

一声口哨,大眼老姐双眼放光的看着,然后一回头:“姑娘们,还不赶紧跑起来?”

呆愣愣的女生们一抹鼻血,嘿嘿傻笑着冲刺起来,个顶个的精神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