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fm广播剧app

“外孙怎么了?”李炫好奇的问。

“那小子从小就不务正业,不遵循正路修炼,偏喜欢卖艺唱歌,说他的梦想是成为人人敬仰的诗人。听听,听听,这是什么狗屁梦想!”鲁本洪火大的道。

“呃……”李炫无言以对。

这要是在地球上,的确能够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听到类似的梦想,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可在五轮峰界,的确有那么一丁点的违和感。

“还诗人……不就是戏子!成天吃饱了上顿没下顿,到处流浪!他可是我鲁本洪的外孙,居然这么自甘堕落,简直要气死我了!”说到外孙,鲁本洪真是怒不可遏。

大概是太气愤了,一拍桌子让老板又送上两大杯的烧酒来。

“年轻人有自己的梦想也是好事。”李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是老头的家务事,还是不要多插嘴的好。

“反正我是不同意他当什么诗人,结果这小子就离家出走了,说要到国各地去采风,等成了真正的诗人再回来。”鲁本洪一口喝掉了半杯酒,任由酒水洒在胡子上也不去擦拭,恼怒的絮叨着。

“然后就出来找他?”

“没错……我打听到他几个月之前出现在东部行省,就先让月薇过来,再亲自来寻找。可是找了几个月,也没有任何的线索。这臭小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!”鲁本洪道。

“那让我照顾他的意思是……”李炫觉得有些不妙了。

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

“李炫,是一个可靠的小伙子。我拜托,在我去主宰天梯的这一年当中,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个臭小子,就算是用捆的,也要把他留住!”鲁本洪果然拍了拍李炫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道。

李炫两眼发直,这都是什么事啊,我又不是失物招领,我去哪找孙子啊?

“总之,他们两个就拜托了!”压根也不管李炫答应不答应,鲁本洪已经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李炫忘记了,就记得回到家之后大睡了一觉。

老头是真能喝啊,足足十二大杯酒,他是怎么灌进肚子里的啊?

昏睡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李炫一醒过来,就看到门缝下面塞着一张纸条。

纸条上只有三个字:我走了。

“臭老头,怎么这么急,我还想再给炼制一枚高阶仙符呢!”李炫有些懊恼的嘟囔着,“算了,既然都走了,我就慢慢寻找材料。等从主宰天梯回来,再送给当礼物吧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,除了费家的家主费鉴亲自上门赔罪,并且割让了一片领地给李家作为对李炫的赔偿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大事件发生。

李家重新又上了轨道,灵晶石矿脉依然在偷偷的开采,闷声发着大财,魁星堡的扩建和改造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。

李炫和彭越谈了一次后,表示谅解了绿野城发生的事情,不过他也表明自己不想再去加入什么符阵师协会了。

彭越自然没多说什么,只是告诉李炫,他既然有了钦差的身份,就算不在枫林城常驻也可以,但无论如何也该去露个面。

“为什么不去常驻呢。”听到这个建议,李炫露出一抹冷笑。

枫林城拍卖会,神秘的弓箭手,还有那些乌云贼……李炫还打算替李云雁和陈美娜讨一个公道回来呢,又怎么可能不去枫林城呢!

不过在去枫林城之前,李炫还有几件事情要处理。

第一件就是打造一个班底,单枪匹马去枫林城肯定是不行的,必须要带几个帮手。

李程和李宏两兄弟是肯定要带上的,李炫已经有了打算,过几天准备好材料就给他们配制些仙符和丹药,先帮他们提升一下实力。

这两兄弟已经通过表现赢得了李炫的友谊,算是他最可靠的两个帮手了。

可只有这两个人还远远不够啊,堂堂的钦差,如果只带两个随从的话,是不是有点太寒碜了?

可到哪里去找一些可靠的人呢,总不能去游侠组织雇佣吧?

就在李炫为打造班底的事情发愁的时候,李程来向他禀告,有一个楚楚动人的美女求见,目前人正在大门口等着他呢。

看到李程那副“老大艳福不浅”的模样,李炫有些狐疑,除了陈美娜和林月薇之外,自己在闲云城似乎不认识什么美女了吧?

魁星堡门口,居然真的有一个美女在等候着李炫。

虽然比起陈美娜和月薇来,这位美女的成色要略微逊色上那么一筹,却也在一般的水准之上。

走过路过的李家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瞄上一眼,心想谁这么有艳福有性格啊,居然让这么一位美女在门口枯等。

李炫跟着李程来到门口,一路都在想会是谁来找自己,等远远看到那美女的身影,一下子就认了出来。

“莉莉,是啊。”李炫走出大门,笑着迎了过去。

来的正是歃血小队的孙莉莉,对于这位美丽的女修,李炫还是留下很深刻印象的。

“安……李炫先生,您……您好!”一看到李炫,孙莉莉紧张的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了,连忙冲他鞠躬行礼。

“这么客气干嘛。”李炫笑道,“什么风把吹来了,岳猛他们呢,怎么没见人影?”

“呃……”孙莉莉手足无措,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李炫见她这副窘迫的样子,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一拍脑袋道: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们没拿到灵石?”

当初李炫从歃血小队的手里拿到了空间秘籍,许诺了两个条件。第一个条件是灭掉万人屠,第二个条件则是支付十万灵石。

回到闲云城的时候,李炫还不知道陈美娜出了事,就让歃血的人去明水庄园取钱。现在想来,孙莉莉他们一定是没拿到钱,才找上门来的。

“真是对不起,这件事是我疏忽了。放心,欠们的灵石我会立刻偿还的。”李炫很是抱歉的道。

“不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!我不是来要灵石的。”孙莉莉更窘了,连声否认道。

“不是来要灵石的,那是……”这回轮到李炫疑惑了。

“我……我有事想跟您说。”孙莉莉红着脸道。

Tags: